會員登入

帳號
密碼
保持登入狀態
|或者你可以選擇以下方式登入| google+ QQ

淘情慾

Fri Feb 08 00:00:00 CST 2019

Tag: Aggie極樂秘愛殿堂陪伴性愛

極樂秘愛殿堂(15)

圖/shutterstock

極樂秘愛殿堂(1)

極樂秘愛殿堂(2)

極樂秘愛殿堂(3)

極樂秘愛殿堂(4)

極樂秘愛殿堂(5)

極樂秘愛殿堂(6)

極樂秘愛殿堂(7)

極樂秘愛殿堂(8)

極樂秘愛殿堂(9)

極樂秘愛殿堂(10)

極樂秘愛殿堂(11)

極樂秘愛殿堂(12)

極樂秘愛殿堂(13)

 

 

 

沒有人知道,父親的存在與離世,對我而言都是巨大的創傷。

 

我恨他。

 

嚴格說來,他是我的繼父。在15歲以前,是母親、繼父和我三個人住在一起。但母親車禍意外走了,而這個當了我五年父親的男人,理所當然成為了我的監護人。只不過,無法接受母親驟逝的他,突然性情大變,開始酗酒。我懷疑他根本無意監護扶養我,我對他的人生而言,是個被意外遺留下來的負擔。

 

15歲到17歲,我活在無人關心照料又充滿恐懼的日子裡。無人照料倒不是最大的問題,恐懼則是來自於那個夜晚……。

 

我永遠記得那個晚上,我準備完隔天的考試科目,累得很快就躺上床進入夢鄉。有個男人撞開我的房門,爬上了我的床,帶著一陣撲鼻的酒氣。

 

當我被壓在他身下,內褲被扯下來的那刻,我有一種奇妙的感覺。我是不是在代替母親,安慰著這個孤單落寞而一蹶不振的男人?彷彿這個時刻,母親還在。我一邊讓他粗暴地進入我的身體,一邊流下無聲的眼淚。

 

那天之後,或許基於愧疚,他突然對我很好很好。除了這個不為人知的秘密之外,我們在外面就像是一對感情很好的父女。他沒有再次粗暴地侵犯我,只是偶而在我寫作業的晚上,會聽到「叩、叩叩、叩叩叩」這固定旋律的敲門聲,像是一個暗號。我打開房門讓他進來,他會坐在我的床邊,我會跪在他的腳邊。拉下他的褲子拉鍊,吞吐他滿溢的寂寞慾望,他會摸摸我的頭髮,輕聲地喘息。在解決需求之後,他一聲不響地離開我的房間,隔天見面的時候,我們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。

 

我愛他。

 

上了大學,我離開家。我像隻飛出籠中的鳥兒,自由自在翱翔,許久才回家一次。見到父親的時候,我們會若無其事地說說笑笑、一起用餐,但他不再來敲我房門了。在某一天的餐桌上,他只是輕描淡寫地說:「我交了一個女朋友。不過,沒考慮結婚。」那天回到房裡,我掉了眼淚,卻說不出為什麼。我有很長一陣子都沒辦法敞開心胸交男朋友,然後,玟翎第一次出現在我的生命中。如果說母親的離世是我第一個遭遇的創傷,父親與我的關係則是第二次創傷,他的離開是第三次創傷。累積的創傷,我覺得自己已經不完整了。

 

1 2 3

會員留言

會員登入

帳號
密碼
保持登入狀態